LMS知識社群各系上網率圖資處首頁Login
《手出原邑 巧者如思》──南島藝術家特展
by 余阮舜翔, 2017-05-01 14:38, Views(448)
展覽論述
文/曾媚珍(高雄市立美術館副研究員)
 
近期在高雄展出的2016 Pulima 藝術獎,展出原住民族中青輩藝術家的創作,藝術家們試圖探索的層面非常多元,這次台北藝術博覽會,我們邀請了甫榮獲2016 Pulima 藝術獎首獎的安聖惠、杜寒菘,以及藝術家安力·給怒、伊誕·巴瓦瓦隆、巴豪嵐·吉嵐、雷恩、優席夫參與展出,藝術家們透過創作分別表達個人對文化傳承的企圖與焦慮、部落裡隱微存在的「巫」與生活的關係,更有個人生命經驗的分享與自覺。在排灣族文化裡,達到Pulima生命狀態的人,是手藝精巧,思想趨於成熟的社會中堅份子。
 
安聖惠《伊娜的花園》從掃描過程中,將對族群文化失落的悵然情緒,訴諸如巫術般的花園,讓凋零的文化藉由藝術而轉化、重生。作品中枯萎的枝葉,藉著列印科技轉換成高對比的鮮明形象,以此向部落老人們致敬!他們在年華漸逝的人生旅途中,將生命的意義與內涵累積到最高點,讓枯萎與老化成就了文化與生命終極的價值。
 
杜寒菘的《那是留給孩子的 請別拿走》反思近年台灣部落觀光旅遊盛行,遊客破壞或取走部落祖先們辛苦從河床採集來造屋的石板。原先堆疊成屋的石板,是祖先們留給部落孩子的禮物,是歷史文化資產的一部分。埋葬祖先的神聖之地也被這一片片石板包覆著、溫暖著,藝術家相信如果沒有了石板,祖先的靈魂將不會安定,因此,殷切叨念著: 那是留給孩子的!請別拿走!
 
安力·給怒《頭目群像》系列延續他一貫揉捻泰雅文化與基督信仰的創作脈絡,討論的是「圖騰與祖靈」的關係,圖騰文化所承載的觀念,激發了藝術家的想像與創造,作品中逐步滋生的圖騰現象、標誌、禁忌、儀式、信仰、聖物、神話同時並置,絢麗而多彩。安力的作品總在基督信仰與個人創作中互為辯證,當作品拆解、個人消失時,十字聖架躍然而出,彰顯個人所欲承擔的宣教重任。
 
巴豪嵐·吉嵐的《AMA》說的也是圖騰的問題,是吉嵐自創的巨人圖騰,吉嵐以阿美族祭典儀式中祭祀的神祉傳說為故事之本,加入現實生活中的各種處境為輔來創作,他的作品多隱含著個人難以被理解的孤獨情境,在艱險波折的人生路上,藝術家是否索性將自己化為載著神祕圖騰的巨人!去年,巨人轉身一抖,將身上的圖騰賜給了闖入都市叢林的小山豬,今年,山豬們領著新的圖騰,化為可愛模樣,為巨人重新編寫一部圖騰變奏曲。
 
伊誕·巴瓦瓦隆的《相遇大地間》紋砌刻畫作品細膩詩意、古樸神秘,極富想像力。伊誕小時候常和父母到田裡工作、採集野菜及百合花,豐富、神秘又美麗的大自然景色深深烙印在他的心中,成為後來伊誕創作的主要源頭。「紋砌刻劃」對伊誕來說是一種現代書寫方式,從中他體認到當與自然建立和好關係時,他得以觸摸純真、尋訪恆久,在寧靜與單純的凝視中,與大地相遇,呼吸共舞在微風的溫柔裡。
 
雷恩一直心繫黑陶壺、青銅刀、琉璃珠在排灣族文化裡的延續與發展。此三寶意寓著排灣族過往的世界觀:出生─孕育─擴展的生命階程。他以鐵件、琉璃珠串起《大地的果實》,象徵最後一個擴展的階段,如枝葉開展、生命延續。琉璃珠的傳說莫衷一是,而其精采處正是琉璃珠可隨著個人生命經驗的不同而有機發展,
雷恩的琉璃珠色彩豐富如同多采的生命歷程,在創造、記錄歷史的路上,更有對未來無限發展的想望。
 
優席夫《我的靈魂》一如往常,用色大膽、主題鮮明,充滿強烈視覺張力。然而碰觸到靈魂嚴肅的議題時,藝術家在此筆調不得不收斂,代表身分的神聖羽毛輕忽不得,只好請出大自然創造的傑作,來協助引領族人尋覓靈魂的所在,優席夫以此作品做為身分正名的象徵。
 
此次展出藝術家們各有其不凡的異稟天資,巧拙有素,身為原住民,各領風騷。